清国中医崔清国主任让我找回了自信病友日记

2017-05-16    原创作者:清国中医    编辑:admin
今天是我出院的第15天。刚从崔清国主任那里复查出来,我心情大好,因为医生说我恢复情况很好。两腿由之前的一长一短变成了一样长,走路的姿势也跟正常人差不多了,最重要的是,
O型腿
        今天是我出院的第15天。刚从崔清国主任那里复查出来,我心情大好,因为医生说我恢复情况很好。两腿由之前的一长一短变成了一样长,走路的姿势也跟正常人差不多了,最重要的是,我可以自由的跷二郎腿,自由的双腿并拢下蹲了,这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的事。由于小时候老爱生病,医疗条件也差,每次生病都是打针,所以导致打的药水伤了肌肉,致使肌肉出现萎缩。这不是一天就萎缩成这样的,而且不疼也不痒,除了跑步,走路看着有点不对劲外,其他的我和我的父母也根本没有放在心上。
       直到我15岁的时候,那会儿上高中了,学习很紧张,平时也不怎么锻炼,腿开始经常抽筋,疼痛,严重的时候只能躺着了。这时,父母带着我去了我们那的市医院,检查结果为臀肌挛缩,需要开刀治疗,而且要住上10天半月的院,妈妈听说要开刀,就十分担心,就问了下,如果不开刀会怎样,医生说,这也没什么影响,就是走路什么的会受点影响,不要做重体力活,适当锻炼,对身体影响不会很大。听到医生这么说,我们便放弃了治疗,因为我马上要高考了,十天半月还是耽误不起的。
       一晃十年过去了,我已经习惯了自己的这个身体状况,也习惯了别人每次看到我走路或者跑步时候异样甚至嘲笑的眼光。直到去年春节,我回老家过年,姑妈突然跟我说,打听到一个民间医生,医术很高明,曾经治好了他们家附近的一个村民的腿,姑妈把那个医生说的神乎乎的,坚持要我去拜访下那个医生。于是我带着怀疑的心情找到了那个被他们传的非常神的医生,他看起来有些年轻,检查了下我的腿,又问了我的年龄,对我说:“你年龄已经很大了,这个病要早点治就好,两侧臀部肌肉都萎缩了,右边还有臀肌筋膜挛缩,我只能说治一步看一下,不敢保证百分百治好,只能看看疗效再说,要是有效,就接着治,要是无效的话,就另请高明吧。”我问他,“怎么治?”他答“用小针刀进行松解,不会有疤痕。”随即把他的那把小针刀拿来给我看了下。那天便用小针刀在我腿上挑了两下,我听到嘣嘣的声音,由于没有打麻药,真的很疼。后来我感觉有那么一点点效果,但是不明显。后来我想既然这个民间医生都知道用针刀治疗臀肌挛缩很有效果,那我为什么不在网上查一查呢,应该会有治这个病的医生的。我百度臀肌挛缩和针刀,就找到了崔清国主任,网站上对于针刀以及这个病的介绍,治疗情况,康复情况都做了很详细的介绍。我花了几天时间在网上搜集信息并且到武汉的各大医院咨询,结果有的说年龄大了,效果不会很明显,有的说会有创口,总之我听了之后就觉得他们没有那种“我可以治好你”的百分百的信心。后来我私下偷偷去了医院去看崔清国主任到底是怎么给人看病的,没想到那天见到崔主任了,就简单的打了个招呼,崔主任就说:“你双腿并拢,下蹲看看”我照做了,他又说:“好,来坐在凳子上跷二郎腿看看”我照做了。他说:“你这情况是这样的,两边挛缩的部位不一样,挛缩程度也不同咨询完了以后,我信心大增,我觉得他太了解这个病了,非常专业,而且之前也有好多病人,都在这里治好了(我看过他们治疗前后的视频)。我心里暗暗下定决心,就在这里做手术。
       5月29号下午三点,一切准备工作都做好了,我被推进了手术室,以前总在电视上看到过这样的画面,高高的手术台,刺眼的射灯,各种各样的管子,氧气瓶,穿着白大褂带着口罩的医生和护士,如今活生生的摆在我面前,护士和医生助理不停地安慰我,叫我不要紧张,手术很快就做完了。我倒也不紧张,跟他们聊着天,然后她们给我挂吊瓶,麻醉师给我打麻药(打在腰上,有点疼)麻药一打完,我右腿就没知觉了,左边还非常正常,我有点不安,“这是怎么回事啊,右腿怎么这么快就麻了,而且感觉肌肉好累啊”我疑惑的看着麻醉师。“没事,这是正常的,过一会左边也会麻的。”麻醉师淡定的说。果然几分钟,我就感觉左边也开始麻了,并且一直延伸到腰上。又过了一会,腰部以下就完全没有知觉了。“我们要开始做手术了啊,有什么不舒服就跟我们说啊,不要紧张,这个手术很快就会做完的。”崔主任说完这句话后,他们就开始手术了,麻醉师还用他的手机放着平静的音乐,我不禁感叹,这是他们的手术呢?还是工作呢?又或者是一种享受呢?手术过程中,听到几声嘣嘣嘣的声音后,就看到她们把我的腿掰过来摆过去的,之前不能过的地方,现在很轻松就过去了,我禁不住问他们“这是我的腿吗?我感觉这不是我的腿啊”,他们都笑了。20分钟后,手术完成。我被送进了病房,麻药没有散,我不能动,只能平躺着,眼睛望着天花板,漫无边际的和妈妈,妹妹聊着天,我能感觉的到,他们很担心我。期间崔主任和美女汪医生还有美女高医生不时的来问我感觉怎么样,看我的麻药散了没有。麻醉师说麻药要4个小时才醒,没有醒就不能吃不能喝,我那天从早上八点多吃了早饭后,一直到手术结束水米未进,饿的头昏眼花了,过了三个小时,左腿的麻药已经散的差不多了,右边还是一点反应没有,我忍不住过一会就叫妹妹掐掐我的脚和腿看有没有反应,四个小时过去了,依然没有任何反应,心里不免有胡思乱想,该不会右腿从此就麻了吧,醒不了了?年纪轻轻的我要拄着拐杖了?六个小时过去了,事实证明我确实在胡思乱想,右腿的麻药醒了,不过不能动,稍动一下,伤口就痛。妈妈赶紧给我喂饭,饿的头昏眼花的我,大口大口的吃起来。
       第二天是最难熬的一天了,早上吃过饭后,护士就来给我挂吊针,由于伤口缠着纱布,稍动一下就很痛,我就只能那么躺着,翻身都困难。挂完吊针,我试着下床站站。妈妈搀扶着我,顺利的下床,站着了,我又自己扶着墙,摸索着缓慢移动,感觉身体有点两边晃,走的不是很稳,医生说这是正常的,过几天就好了。于是妈妈扶着我,在病房里晃来晃去,或者扶着墙,在病房里缓慢的移动,像个刚学走路的婴孩,步履蹒跚,伤口痛,就休息下,或者稍微忍着点,也就过去了。下午,崔主任来看我的情况,然后和两位美女医生一起要活动活动我的腿,两位女医生,一人按住我左腿,一人按住我的髋部,崔主任则抓起我的右腿,开始上下左右活动,我痛的直叫唤,后来干脆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,真的很痛啊,而且本人没有使用止疼药啊,痛过之后就好了,这个时候,是拉开挛缩带的最好时机了。
       第三天的时候,我就明显感觉比昨天好多了,纱布也拆了,走路又比前一天进步了,每天还是要忍着痛进行功能锻炼。到6月5号的时候,我已经可以双腿并拢蹲下去了,可以努力的站起来了,虽然蹲下去的一瞬间,和站起来的一瞬间伤口部位都非常痛,但看着自己每天一点点进步,这点痛是值得的,我可以承受。坐在凳子上,左右腿也基本上可以跷二郎腿了,只是淤血还没有散,伤口还是会随着双腿的活动而疼痛,不过已经没有之前痛的厉害了。我意识到自己差不多已经好了。医生检查了我的情况后,嘱咐我回去后一定要每天都坚持锻炼锻炼,就通知我们可以出院了。
       6月6号一大清早,办好了出院手续,妈妈帮我收拾好东西,我们就出院了,好开心啊,妈妈说打车回去,不让我走点路,我坚持坐轻轨,并且走到了轻轨站。其实也没什么,就是伤口痛一点而已,自己到觉得,每天坚持运动下,更有利于我腿上的淤血散去。在家休息了三天,我觉得自己可以去上班了(我的工作性质是基本上每天都要出去的那种)就去了公司,同事们都很惊奇,你这么快就来上班了,怎么不在家休息呢?已经好了吗?快坐着,少动······同事们的关心让我很感动,他们看到我走路姿势不在像以前那样,脸上表现出来的疑惑和惊奇也让我非常得意,哈哈,此时的我,觉得自己像《憨豆先生》里面的豆豆先生,他做了一件自己以前无法完成的事情(在别人看来是再平凡不过,没什么大惊小怪的)后就开始不自主的见人就用肢体语言炫耀,得意。此后的日子,我每天除了正常上班,还坚持锻炼,淤血开始扩散,范围变得很大,颜色开始由深变浅。慢慢的,淤血在一点一点消退,左右两边各三个针眼也在结痂,直到脱落。如今,淤血已经完全消退,伤口无论我怎么动也不疼了,两腿并拢放松状态下一样长,可以自由的跷二郎腿,并且交叉的幅度也大了很多,左右两侧只有三个很小的针眼,医生说,半年后,这个会消退的,走路姿势基本正常。一路走来,短短十几天时间,我的腿竟然有这么大的变化,恢复情况这样乐观,我除了开心惊喜外,更要感谢针刀,感谢为我手术的神医崔清国主任。希望跟我患同样疾病的病友要对自己有信心,相信针刀治愈臀肌挛缩的良好效果,相信奇迹总有一天会降临在自己身上,同时祝愿大家身体健健康康!合家幸福!
1
3